<dd id="bqlbn"><u id="bqlbn"></u></dd>
<meter id="bqlbn"></meter><code id="bqlbn"><ol id="bqlbn"></ol></code>

  • <acronym id="bqlbn"></acronym>

      1. <var id="bqlbn"></var>

        慈悲讀后感

        2019-05-25推薦訪問:讀后感

          陳水生十二歲和家人分完田里最后一根蘿卜后,水生和母親一起,水生的弟弟云生和父親一起,進城投靠城叔叔。失去父母和弟弟的水生工專畢業后進入了苯酚廠,從此的四十多年他的命運便和苯酚廠聯系了起來。水生的師傅是個有愛的人,工作上盡職盡責,在水生的難處幫助他申請補助金。師傅癌癥去世前,將女兒玉生嫁給水生,因為玉生不孕,水生找表哥要了一個女兒取名復生。水生在工作上漸漸有了起色,他幫助困難的工人申請補助,苯酚廠收益漸多,女兒也茁壯成長。好景不長,苯酚廠改名易姓后,水生的生活跌入谷底,他被調離當工人接著被辭退下崗,妻子玉生也因病離世。當一個人走投無路時,命運總會寬容他。水生和工友鄧思賢被多個苯酚廠招去設計圖紙,生活有了改善。一晚水生的妻子玉生托夢說她想入土為安了,夢醒后水生帶著骨灰盒踏上了安葬妻子的路。他輾轉回到出生的地方,遇見了失散多年的弟弟,此時弟弟已皈依佛門。從弟弟那里水生聽到了父親的下落,似乎父親的骨灰就在身邊,而水生將要帶著妻子和父親的骨灰回到他出生的地方……

          小說取名《慈悲》,但整個故事平淡。在人物慈悲性格的描寫上,有些草率。苯酚廠里因為補助的利益關系,人與人相互猜疑和傾軋,要演好負責補助的干部角色并不容易。主人公陳水生因工作被提拔到工程師,憑借著他的能言幫助了很多工友拿到了補助。申請補助的小事發生在陰謀層出不窮的工廠內部,水生的行為在黑暗的襯托下顯得格外偉大和慈悲。當然故事中的慈悲不僅是體現“補助”二字上,師傅的默默無聞、水生家庭的和諧、土根的遭遇、苯酚廠對陳水生等退休工程師的信任等,在人掙扎渴求著繼續生活的強烈欲望下,他人的一點點支持使得生活出現的轉機,都是命運中的一束亮光,慈悲便由此而生。

          根生在小說中徹頭徹尾過著悲慘的生活,生不逢時的他總是遭遇命運的不幸,他是同時代倔脾氣勞動者的寫照。在用腳踢閥門就會被判“破壞生產罪”的時代下,根生的硬骨頭給他帶來不少麻煩。被人揭發與女工汪興妹發生不正當關系后,即使是腿被打瘸他也不妥協承認事實。坐牢的他不老實,想逃走被發現,多加了三年刑。重回工廠私自售賣假煙不僅錢貨兩空還被檢舉,與仇人打架惹事太大后他選擇上吊結束了生命。一個農村來的少年不順從黑暗的社會事實,而是想辦法與之斗爭,最終他也逃不過悲劇的命運。渾渾噩噩度過一生的根生,受夠了命運的不公,也受夠了倔脾氣帶來的暗無天日的懲罰,唯有選擇死亡是他最后的清醒與覺悟。

          小說中重點兩個反面形象,趨炎附勢順勢而上從工人晉升為廠長的宿小東,和鼠肚雞腸愛打小報告的工段長朱建華。宿小東揭發根生與汪興妹發生不正當關系后被領導提拔,繼而靠著拍馬屁的精神讓苯酚廠改姓宿。他處心積慮提防著周圍的人,害怕他人與自己權利和身份的競爭。一位統治者從身體和思想兩個方面壓榨底層的工人,除了高強度的勞動,他還在鎮上投建了一座假寺廟,一個人在事業上如魚得水,心里卻是奸詐與狡猾。工段長朱建華扮演著小人的角色,他的行為在讓人感到可笑的同時也讓人感到可怕。朱建華有個告密的小本子,他會跟在你后面掏出小本記下你說的很過分的話。但他的告密從未給他帶來任何職位上的好處,在被人發現和搶走小本子后,他也終究難逃被人唾棄和厭惡的命運。

          女兒復生的出現是主人公水生慈悲的善報,妻子玉生不孕,女兒是從表哥土根那里撿來的。住在水生家的女兒擺脫了鄉下貧苦的生活,養尊處優無憂無慮,最后以考上大學喜劇收尾。在水生生活最困難的時刻女兒總讓他看見希望,這便是生活給予的慈悲與慰藉吧。

          這是一篇關于70年代時國營工廠的故事,那時代的社會生活跌宕起伏,高壓的制度下的底層人民如一根稻草。秩序之外是無業者的吶喊,而秩序之內則是殘酷的生存現狀。像苯酚一般彌漫的權利給了工廠更為嚴格的制度,在這種制度下的底層勞動者被死死約束,沒有反抗唯有順從。苯酚廠的名稱“東順”也暗示了這點,“東”字代表著宿小東,而“順”字代表了工人。哪里有黑暗哪里就能看到溫情,正是這種人與人最真摯的溫暖給予工人堅持的動力。但微小的慈悲不足以拯救社會,大多數人依舊在掙扎著。

          “生亦苦,死亦苦,人間一切,皆是苦。”

        作文投稿
        伦理电影网址